• 3
                                                    • 2
                                                    • 1
                                                    中醫文化
                                                    您的位置:首頁 > 中醫文化 > 新安醫學新安醫學

                                                    《祁門胡氏骨傷科》

                                                    新安醫學 來源: 2016/2/1 14:37:40 人氣:5160

                                                    我新安一域,歷代醫家受儒風影響,對傷科醫道不屑問津,因此“內科之書,汗牛充棟,外科之書亦夥”,唯“傷科之書不多見”,今得永久兄《祁門胡氏骨傷科》,展卷細讀,收益良多。

                                                    胡氏傷科可謂新安醫學中的一個重要流派,肇始于清末胡顯君先生,后歷經胡茂忠,胡友來、胡永久等四代人不斷地傳承、發展與創新,成為獨具特色的江南骨傷一大重要分支。

                                                    我與永久兄說來應該有些淵源,一則祖父雪影先生曾在文革前流放于祁門,父輩亦多在祁門長大,深知祁門乃“御醫之鄉”、藏龍臥虎之地。二則我恩師定遠公為武當淮河二十二代掌門,得武當傷科衣缽,與胡氏骨傷一少林,一武當,足以標桿新安傷科。

                                                    胡氏傷科是汲取、融匯和綜合了多家學派的經驗而成的,若究其源流,則屬于“少林傷科”無疑,是在武術傷科基礎上發展、豐富和完善而逐漸形成的。永久兄更是在前輩基礎上披沙撿金,去瑜之瑕,將胡氏各代名賢心得合盤托出,這切實難能可貴。

                                                    “南尊武當,北崇少林”,少林傷科學派是祖國醫學的一部分,其形成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溶佛、武、醫、兵等為一體,盛行于武術界和技擊家當中。明·異遠真人著《跌損妙方》是少林傷科第一本方書,奠定了少林傷科學派的基礎。無論武當、少林,其學派成員多為武術家、技擊家等“下甲人”,他們的傳承十分嚴謹,現在看到的許多抄本,都有祖師殷勤叮囑的警語——“千金不傳”,也就是“非其人勿傳”,往往擇徒而教,世人鮮聞,研探亦稀。少林傷科的代表方主要有“少林寺秘傳內外損傷主方”;及在此基礎上化裁而來的“十三味總方”,少林內傷急救方藥有“七厘散”、“飛龍奪命丹”、“地鱉紫金丹”等。方藥精煉,用法獨特,值得我們進一步去研究開發。

                                                    永久兄以“七厘散”持簡馭繁,治療諸般傷損,可謂得傷科三味。 據《良方集腋》載述:“此方傳自軍營,凡打仗受傷,屢有起死回生之功,而兩粵云貴得此,調治斗般諸重傷,無不應手立瘡,藥固平淡,配制亦易,功效如鐵扇散更為奇捷,誠急救之神方,濟世之寶筏焉!笨梢姟捌呃迳ⅰ弊钤鐚崅髯攒姞I,是治療跌打損傷之要藥,并具有卓著之療效。永久兄將“七厘散”之加減變化,編為用藥歌,實可為后學津梁。

                                                    從《祁門胡氏骨傷科》一書不難看出,胡氏傷科臨床極其重視一個“通”字,即通氣、通血、通瘀,永久兄有《“瘀血”的辯證論治》專論,匠心獨運。

                                                    “下頜關節脫位”俗稱“下巴跌落”,常用的手法復位有口內法、口外法、頜間復位法三種,永久兄創“口腔外單手復位法”,可見他對祖傳醫學繼承而不拘泥,萬變而不離其宗。

                                                    與永久兄不過數面之緣,談不上推心置腹,然細讀“四十余年行醫路”一文,則知世家醫學成才之路略同——“有大志、窮經典、跟名師、早臨證”。

                                                    皖南徽州,古稱新安郡,從晉代開始,歷經唐宋,至明、清、民國時期,名醫輩出、著述宏富、極盛一時,在中國醫學史上被視為中國醫藥學的一個典型縮影和代表,并素以“南新安、北華佗”而名蜚杏林。

                                                    我“沛隆堂程氏”與“祁門胡氏”一同根植于傳統徽州文化之沃土,亦是屈指可數、尚未失傳的“新安中醫世家”之一,與我們共同堅守這個陣地的,還有國醫“張一貼”家族、歙縣“黃氏婦科”家族、“鄭氏喉科”鄭氏家族、王健校長的“王氏內科”家族等。

                                                    身在新安中醫世家,有外人不知道的艱辛,誰也不知道我們肩上的重擔有多重。就祁門胡氏而言,我透過《祁門胡氏骨傷科》書后所附的諸多論文,看到了胡氏骨傷取得的成就,也看到了新安骨傷流派的希望。胡氏骨傷已然形成了系統的理論體系,獨特的診療方法,豐富的醫學內容,實用的正骨技術,堪稱新安骨傷之巨擘。然這一切豈是永久兄一蹴而就的?

                                                    “源、立、傳、承、變”是世家醫學必經的道路,“胡氏骨傷”源于少林,立于清末,后歷經胡茂忠,胡友來、胡永久等四代人不斷地傳承、發展,兼收并蓄現代骨傷的精華,在原來學術的基礎上提煉出新的技法、發展新的思想,這其間不過“源、立、傳、承、變”五個字,確是四代人、一百余年的艱辛,骨傷手法流派由于手法操作技巧,手法施力透達等特殊性,使它只能以口耳相傳、師承親授的方式,一招一式“手把手”的教授,只要一代有斷,則萬劫不復!

                                                    所謂術業有專攻,我行醫三十年來,致力內科與婦科為多,于骨傷只能說稍有涉獵,于骨傷之學術,實不敢在永久兄面前賣弄。然而,同為世家后學,深知“寧教十手,不教一口;寧給千兩斤,不傳一口春”的舊規,有感于永久兄將一門精粹合盤托出之誠摯,冒昧后記,不知所言!

                                                    kf
                                                    yuyue
                                                    weixin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