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 2
                                                    • 1
                                                    中醫文化
                                                    您的位置:首頁 > 中醫文化 > 新安醫學新安醫學

                                                    新安澄塘“吳氏三杰”

                                                    新安醫學 來源: 2015/3/15 13:16:25 人氣:5340

                                                     

                                                     作者:沛隆堂高級顧問 張貴才               


                                                     有著新安醫學發祥地的大縣之稱的歙縣縣域內的澄塘(今屬黃山市徽州區潛口鎮的一個行政村),明清時期分屬歙縣孝悌鄉和睦里及十五都,古稱澄溪、澄潭、承唐,方言叫“忠”塘、“井”塘。澄塘原有吳、潘、余三姓,雖清末又有績溪胡氏和陳村張姓遷入。吳氏仍為澄塘大族,集中居住在村的西邊。這兒歷史上自然環境相對封閉、交通不便,但在以精神文化為內核的徽州文化的熏陶下,澄塘人世代遵循著“良相、良醫”之準則,保持著其在意識形態、思維方式、思想觀念、行為準則、倫理價值方面的豐富性、獨特性、典型性等獨特的文化精神,因此民間民俗濃郁穩定,學風昌盛,人杰地靈,在“不為良相,即為良醫” 思想的啟示下,歷代很多的新安儒士或在科舉不弟,或父母及親人患病醫治不效,或見庸醫誤人而毅然決然棄儒棄賈,紛紛轉而走上岐黃之路。新安人重視文化教育從而催生了徽州文化的昌盛,許多人都是從小熟讀經史儒學典籍,由儒而醫,“一以儒理為權衡”,不僅能從深厚的儒學修養中培養出高尚的醫德和令人欽佩的敬業精神,而且將哲學精華加以弘揚,在學習探索中醫醫理及醫技方面的悟性極高,創新意識和發展觀念很強,故而有許多新的發明與創建,著書立說而名垂醫史。明清兩朝澄塘吳姓醫名籍籍者眾,僅載入《中醫大辭典》(人民衛生出版社)的吳氏家族醫家就有明代的吳正倫、吳崐;清代的吳楚等等。在新安醫學史的長河中,留下了永不停息的浪歌。

                                                    據《中醫大辭典·醫史文獻分冊》載:新安歙西澄塘吳氏醫學,早在十六世紀便因吳正倫治愈了不少王公重病而名噪一時,其曾為襁褓中的明神宗治愈疾病,又為穆宗的貴妃治好了疾病而頗受穆宗皇帝的賞識。

                                                    吳正倫(1529——1568年)字子敘,號春巖。明·嘉靖隆慶年間新安歙西澄塘人氏。由于早年吳正倫家境較為清貧,加之其幼年喪父,因而家里無力供其從師學習。但吳正倫天資聰敏好學,為了讀書乃養雞售蛋,換錢以購書。受“儒業必登第仕宦而后能濟生利物,不必登第仕宦而能濟生利物莫如醫”思想影響,吳正倫思想上早早就有了“棄儒業不事,專精醫”的念想。有時為了購得一卷經典醫書,甚至典衣以補不足,就這樣,日積月累,吳正倫十五歲時便已博覽群書,并堅定了岐黃學的志向。青年時期,吳正倫告別母親,慕名前往浙江德清縣名醫陸聲野(字鶴鳴)先生處正式拜師學技。幾年的隨師臨證,加之少時寒窗苦讀積淀的博學理論功底,吳正倫很快醫技大進,且醫名漸嗓。但其求學欲望不減,繼而又不辭勞苦,東入齊、北入燕而游學名師,負笈請教。在山東期間,其見當地人民不善攝生而作,于是在臨證之時,每每總是提示病者注意養生以防病,還專門撰寫了《養生類要》二卷。上卷為導引訣、衛生歌及煉紅丹、秋石之法;下卷論四季諸證宜忌、食用方法,兼涉道家之說。此書一經刊行,一時暢銷齊魯大地。

                                                    嘉靖隆慶間,吳正倫已步入壯年,醫術如日中天,攜時年15歲次子行簡(字居敬)以授岐黃,寓居北京行醫。在北京期間,吳正倫為很多王公貴卿治愈了重癥,甚則救大司馬王公子已死,聲名享譽京師,穿過紫禁城高墻,連穆宗皇帝也聞其名。隆慶二年(1568年),皇貴妃患病,太醫院久治不效,穆宗帝宣召吳正倫入宮為已彌留貴妃診之。不想正倫診脈遣方,應手而效,一藥治愈了貴妃的病。穆宗帝十分高興,嘉獎之余賞賜甚豐。  

                                                    吳正倫醫技精湛,且重視醫理的研究,尤其強調治病必須“脈、癥、治、方”四者俱功,倡導“脈明才能識癥,癥明才能論治,治法明才能議方”。他遵崇《內經》和《傷寒論》之旨,旁參各家,博采古人經驗,而又從不執泥。其歸納《傷寒論》的病理“表、里、虛、實、陰、陽、寒、熱”八個字及“有表實,有表虛;有里實,有里虛;有表里俱實,有表里俱虛;有表寒里熱,有表熱里寒,有表里俱熱,有表里俱寒;有陰癥,有陽癥”十二句話。同時指出:“病各不同,要辨明而治之”, 此論對后人很有啟發。他在審證立法方面指出:“治法多端,不可或謬”。果為溫病、熱病及溫疫也,則用河間法;果為氣虛、傷食及內傷也,則用東垣法;果為陰虛及痰火也,則用丹溪法;果為正傷寒例病也,則遵用仲景法。故而在四百多年前治療楊梅瘡一癥,重用土茯苓二兩,輔以木通、白蘚皮、五加皮、銀花、皂角刺、芭蕉根等藥以利濕解毒,抑制梅毒螺旋體,用藥竟有如此獨到之處,實在誠為可貴。為此,吳正倫專著了《脈癥治方》四卷,附《醫案》一卷。著述其理自淺至深,其言自簡至備,俾初學者見之了如指掌,岐黃家多奉為繩尺。此書秘藏于其子孫處百余年,直到清·順治十年(1653),新安名醫程敬通索讀此書,越宿作序,勉其曾孫吳沖孺梓行,康熙十二年(1673)才刊于世。

                                                    吳正倫業醫二十余年,其除著有《脈癥治方》四卷,另有《養生類要》、《活人心鑒》、《虛車錄》等醫著存世。

                                                    其次子吳行簡、孫吳昆、曾孫吳沖孺、玄孫吳楚等承其學,且均為新安一代名醫,各有著述問世。

                                                    吳崐(1552~1620年),字山甫,號鶴皋山人,因其洞參岐黃奧旨,故又號參黃子。明朝嘉靖、萬歷年間新安歙西澄塘人。吳崐出身于儒門之家,其祖父元昌、父親文韜,“俱修德而隱者”。叔祖吳正倫,堂叔吳行簡,均為新安名醫,影響頗深。 

                                                    吳崐自幼聰穎好學,善讀詩文,辭藻橫溢。吳氏家中所藏醫書很多,受家庭熏陶,其很小就對醫學產生濃厚興趣,常!叭障θ≈T家言遍讀之”,15歲便通讀了《素問》、《靈樞》、《難經》、《傷寒論》等經典醫籍,精曉劉河間、李東垣、朱丹溪等名家醫著,為其日后行醫和著書立說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吳崐25歲時,參加了舉人考試,因未中舉而聽從了長者“古人不得志于時,多為醫以濟世”的勸導,故而“投舉子筆,專岐黃業”,拜邑人余午亭(新安名醫)為師學習醫術,很快便學有所成。為了更多地學習掌握醫術及各家之說,三年師滿,余師勉其出游,去師醫道賢于己者。于是吳崐不畏艱辛,足跡遍歷江蘇、浙江、湖北、河南、河北等地。正如其在《針方六集》一書的自序中所寫道“……未及壯年負笈萬里,虛衷北門,不減七十二師”,于是其醫學大進。由于吳崐熱心治病救人,先后在安徽宣城、當涂、和縣等地行醫,以醫活人無數,所至聲名籍籍,很快便遠近揚名。吳崐學識淵博,醫學理論功底扎實,學術、臨床上頗有建樹,尤其表現在他對病證機理認識上的透徹,很多都符合現代醫學的定義。如其治療哮喘病就倡“氣利痰行”之治療大法,且治療手段上的多樣性,對待不同的臨床癥狀,通過辨證分型采用或探吐、或外敷、或湯液等治法。                    

                                                    吳崐33歲時(萬歷十二年),因其深感業醫者知識貧乏,不明方義與方證關系,不明藥物升降浮沉之性,盲目執方用藥療病,危害性極大。于是就“揆之于經,酌以心見,訂之于證,發其微義”。他從歷代方書中選出常用方劑700余首,按病癥分為中風、傷寒、感冒、暑濕等72門,每門下列一證,先論病因,次列諸家治療方法,再匯集名方,著成《醫方考》六卷。       

                                                    《醫方考》是我國第一部注釋醫方的著作,在中醫方劑學研究中占有突出地位。雖匯集群方,卻不追求方劑數量,而是嚴守質量,重在闡發分析。譬取形象,說理透徹,密切聯系臨床,故而深受后世醫家歡迎!夺t方考》對后世醫家影響十分廣泛,明末清初新安名醫汪昂(安徽休寧人) 盛贊吳昆《醫方考》:“分病列方,詞旨明爽,海內盛行”。清朝乾隆政府授命吳謙等編輯的大型醫學叢書《醫宗金鑒·刪補名醫方論》中,也引錄吳昆方論,充分肯定吳崐《醫方考》在方劑學的突出貢獻,后世很多醫家都宗《醫方考》所開之學風。自1584年出版后,連續刊刻十余次,并于1586年(宣宗十六年) 流傳朝鮮,并在朝鮮有刻本存世。1619年(元和五年)在日本刊行,受到日本醫學界的高度重視,掀起了研究吳氏方書的熱潮,并相繼出現了十余種方劑研究的專著和一批頗有影響的人物,極大地推動了中醫學的國際學術交流。

                                                    吳崐為我國明代著名醫家,乃一代醫學宗師,著作豐碩,除著有《醫方考》,尚有:《脈語》2卷(1584)、《黃帝內經素問吳注》24卷(1594)、《針方六集》6卷(1618) 等,分別是中醫脈學著作、注釋《內經》和集古之針灸大成風格獨具的精品。另有《十三科證治》、《參黃論)、《藥纂》、《砭考》等,可惜已佚。1999年吳崐醫學著作列為國家新聞出版署“九五”重點圖書之一,由中國中醫藥出版社組織編輯整理成《明清名醫全書大成·吳昆醫學全書》出版發行。

                                                    到了清代,歙西澄塘吳氏業醫者要首推吳楚。據《中醫大辭典·醫史文獻分冊》載:吳楚,字天士,號畹庵。清代醫家。為名醫吳正倫之玄孫,吳崐之侄孫。

                                                    吳楚,幼攻儒學,通曉詩文,受家風熏染對醫學頗為愛好?滴跣梁(1671年) 之夏 ,時祖母七十有四,因病食后拂郁,胸膈日漸不舒,每日飲湯半碗,粒米不下,延請了許多醫家診之,咸謂火結在胸,均以芩、連、梔子及花粉之類藥遣之,祖母愈服愈劇,氣息奄奄。由于其父遠客江漢,慮不及待,于是吳楚就晝夜不息查閱高祖吳正倫所遺醫書,微會以意,于是診其祖母之疾。吳楚以為祖母之癥是木乘土位,進而給祖母以扶脾制肝之劑,立起沉疴,一劑而效。由此吳楚感嘆醫之為道系人生死,豈可目為小道而忽之乎?于是其究心醫理,苦讀經典,正業之暇專致捧讀先輩高祖正倫的遺著《活人心鑒》、《脈癥治方》、《虛車錄》及叔祖鶴皋公諸集。加之細讀《素問·內經》等經典醫籍,竭歲月之力,息心靜氣,專志探研,故而得其微奧,獲益甚豐。至康熙二十年(1681年)歲暮,經過十年的醫學理論研修后,吳楚開始兼理醫事,漸漸的醫名日噪。

                                                    吳楚系新安溫補培元派的主要醫家之一,其治學嚴謹,凡平時診治驗案,均隨時筆之于書,并將病案之疑難而易錯誤者,另錄一冊,以資研討。其臨證十分重視溫補,擅用大劑參芪,喜用附桂,所治之案多為疑難誤治之案。并根據本人治療諸病經驗整理成帙,撰編而成《醫驗錄初集》(二卷)。是書不曰《醫案》,而曰《醫驗錄》。其意如在“凡例”中所云:“錄之以自考驗而非有意立案以示人也,務期有功而無過耳”。 吳楚臨證遣方,喜習偏重溫補,所載之案,用寒涼而驗者十之三四,用溫補而驗者十之五六!夺t驗錄初集》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刊刻。乾隆六十年(1795)、嘉慶五年(1800)、咸豐三年(1853)多次重刊。

                                                    康熙二十九年庚午(1690年) 的夏季,吳楚入京應試科舉。這次應試雖未中第,但在京城一個多月時間,吳楚為眾人療疾,每每立起沉疴,奇驗如神,受眾者競相傳頌,被稱為“奇士”,醫名一時盛于京師。諸先達都慕其名,欲留吳楚于京邸,并要求代為其刊刻書稿《醫驗錄二集》。吳楚以家鄉父老鄉親為念,謝絕了眾人的挽留回歸了故里。十年后,即康熙三十九年(1700)春,吳楚將十余年來臨證的數千奇案,取其中之精粹,撰成《醫驗錄二集》!夺t驗錄二集》全書五卷,以傷寒、內傷、雜證等按證分類。卷首為“醫醫十病”、“破俗十六條”等關于醫德的論述;卷一為傷寒驗案;卷二為內傷驗案;卷三,四為雜癥驗案,系吳氏總結康熙二十四年至四十二年( 1685—1703) 近二十年的臨證驗案而成。由次子貫宗(芳洲)校訂,海陽任允文(公魯)評閱,孫日熙(文企)、日蒸(霞起)等編次。于康熙辛巳年(1701)刊刻發行了卷首與卷二內傷驗案。乾隆十八年( 1753) 由祁門人汪寬為答謝貫宗之德,將卷一之傷寒驗案出資刊刻。惜因資力不足,尚有卷三、卷四雜癥驗案,終未予刊行。

                                                    另據《中醫人物辭典》載,吳楚還輯有《保命真詮》,于乾隆六十年(1795)刊行。所述為醫理、脈法、本草、證治、醫案等,并附有《前賢醫案》。

                                                    新安澄塘“吳氏三杰” 在醫學上的成就只是新安醫學的一個縮影,其產生、發展與繁榮離不開博大精深徽州文化的大背景,離不開徽州商業經濟的繁榮以及精湛的徽州雕刻、印刷技術,而程朱理學、江戴哲學、“不為良相,則為良醫”,將良醫與良相并論的儒家治學思想為新安醫學的發展奠定了深厚的思想理論基礎。同樣,新安醫學的產生與發展也為古徽州的政治、經濟社會的發展和進步起到了積極的推動和保護作用。所以說新安醫學文化與徽州文化水乳交觸,相互促進,與以地域產生的哲學、宗教以及科學、文學、藝術、民俗等觀念性文化,構建了博大精深徽州文化的一種獨特文化精神內核。

                                                    kf
                                                    yuyue
                                                    weixin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播